华体汇官网

华体汇官网:立足数字技术融合 提升我国产业基础能力


原文标题:立足数字技术融合 提升我国产业基础能力

原文链接: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1-12/21/nw.D110000gmrb_20211221_3-11.htm

微信截图_20211231104213.png

产业基础能力关乎一个国家的产业安全、国家安全、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是我国由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的必经之路,也是我国经济应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快数字化改造,促进传统产业升级”,充分揭示了当前以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为核心要义的数字经济,为我国产业基础能力提升带来的新机遇。我国具备世界上规模最大、门类最全、配套最完备的产业体系,国内市场规模潜力巨大,人力资源、创新资源储备丰富,数字经济占GDP比重逐年上升,充分利用这种优势,通过数字经济赋能产业基础能力升级,成为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技术集群的深度融合是数字经济最具革命性的特点。这种融合不仅是技术层面的简单组合,更是技术集群、技术生态的深度融合。只有当不同层级、领域的融合达到足够的规模与深度,才能引爆“技术蛙跳”,从而开启跨越式发展。目前,技术集群的深度融合过程正在加速,新的数字技术将在融合过程中不断涌现,5G、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车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经济社会各领域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不断深化。立足数字经济的技术融合特征,从技术、企业、产业、市场等维度推进产业基础能力建设,实现“以融合育能力,以能力促融合”,是提升产业基础能力的重要解决路径。

打造技术的融合创新能力。技术创新是产业基础能力的核心,数字经济对技术创新模式提出了融合创新的新要求,一些前沿技术的研发探索需要协同推进。其中,基础创新更加依赖于学科交叉,应用创新更加需要跨部门合作。当前,基础创新与应用创新的联系日益紧密,技术创新过程的整体性、系统性、集成性特点尤为凸显,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增加了依靠某些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实现“技术蛙跳”的难度。因此,传统的技术攻关思路需要围绕数字技术的特征进行调整,要围绕关键核心技术布局数字技术集群的创新生态体系,形成以技术集群的发展加速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以新技术的涌现加速技术集群的融合的良性循环。要统筹协调好基础创新与应用创新的关系,尤其不能割裂颠覆式创新与渐进式创新的交互关系,既要以满足市场需求、突破产业瓶颈为导向,做好渐进式创新的整体部署,也要克服需求导向的渐进式创新存在的路径依赖效应,把握颠覆式创新带来的供给创造需求原理,真正使融合创新成为产业结构升级、供需水平升级的动力源泉。

培育企业的融合应用能力。企业在数字技术的应用方面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是推动数字经济扩散的“毛细血管”,“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成为产业基础能力的重要实施主体,其内在的融合应用能力是产业基础能力的微观体现。与以往的技术革命不同,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不仅覆盖企业的生产过程,而且更广泛地渗透到企业的组织架构之中,企业要想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必须培育其对数字技术的融合应用能力。其一,数字技术创新与企业的生产活动密不可分,一方面,企业的技术研发、产品制造、商业运营蕴含着海量数据,有利于加速数字技术的本地化、本土化与市场化,为自主创新奠定基。涣硪环矫,企业的生产运营各环节对应着不同的数字技术集群,有利于加速数字技术在微观层面的技术融合。其二,企业在应用数字技术的过程中,能够学习新的技术和组织解决方案,以创造性和灵活的方式解决生产和管理问题,获得新知识、新经验、新模式,实现从技术到组织的系统性变革。

夯实产业的融合贯通能力。数字技术融合的复杂性使得产业链的分工分化发生新的变化,产生了以数字产品制造、数字产品服务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创造部门,以及以数字化效率提升为代表的数字技术使用部门。数字技术创造部门与数字技术使用部门之间的内外部整合是产业融合贯通的关键,这种整合必须分部门、分类别、有计划地围绕高端制造业与传统制造业展开。总体上看,制造活动本身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涉及不同技术在特定产业以及跨产业部门之间的融合、扩散,涉及大量不同的劳动技能的形成、完善,制造活动的扩张将极大提升生产、技术和组织方面的产业基础能力,推动产业部门分享、放大数字技术红利。分类去看,数字技术创造部门中的数字产品制造是产业融合贯通能力的基。任胁堤峁┦肿时酒,是链接、加强、放大生产部门相互需求实现产业链一体化、协同化的根本依托,也孕育着大量潜在的新生部门与新兴产业,是拓展产业分工分化、延展迂回生产、发展产业规模的第一推动力。而数字技术使用部门中的数字化效率提升是发展产业融合贯通能力的主攻对象,其中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是重中之重。一方面,我国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为数字技术提供了潜力巨大的国内市。故肿时酒肪弑附细叩男枨蟮院凸婺Pв,这是国内产业链之间互为市场、循环累积的关键;另一方面,传统制造业的技术孤岛、部门边界、实体与数据隔阂一旦打通,将极大带动全产业链的数据互联,推动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的革命性转变,引发农业、工业与服务业的立体化、系统化变革。

提升市场的融合竞争能力。在技术与生产日益紧密的数字经济时代,许多数字技术集群都是平台技术,可以部署在不同的产业链上,同时,一些产业根据技术参数和标准使用相同的技术平台,以平台为中心聚合形成了特定的产业集群。一方面,不同技术集群在特定产业的相对比重将带来不同的市场竞争格局。在技术门槛较低的生活性服务业以及低端制造业等领域,市场竞争激烈,数字技术能够帮助企业减少交易成本、压缩生产成本,通过降低商品价格等方式提高产业的市场竞争能力,而技术门槛高、报酬递增显著的中高端制造业,面对的是不完全竞争市。旨际跄芄话镏笠蹈纳粕ひ、增加产品附加值,通过提升产品质量的方式提高产业的市场竞争能力。另一方面,数字技术也推动了不同的市场竞争能力的融合。数字技术加剧了低端产业的市场竞争程度,降低了产业利润空间,从而倒逼产业的技术创新和转型升级,使其从单一的价格竞争策略逐步转向以产品技术为主的竞争策略;同时,数字技术能够拓展高端产业的市场边界、挖掘潜在市场、扩大产品消费规模,使其在保持产品技术优势的同时获得更大的市场优势。可见,数字技术的发展也导致不同的市场竞争能力发生了跨部门的深度融合,为形成良性的市场竞争秩序和结构提供了技术基。币惨⒒雍谜府的作用,通过监管防止市场垄断、恶性竞争的发生,使数字技术更多地服务于实体经济,这是提升产业基础能力的重要保障。

(作者:贾利军,系华体汇官网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副院长)


分享到:

华体汇官网 - 华体汇官网(吉林)有限公司